返回

强占:总裁好凶猛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奸~情败露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
奸~情败露

?    霍远一离开房间,就取出手机拨打了连彦东的电话——

    昨晚是他的生日,他明明是在酒吧里跟连彦东、乔峥岩等一帮发一起喝酒的,怎么醒来却在酒店了?

    而且,跟他睡了一晚的女人,竟然是他们都认识的顾氏大姐,顾依晨!

    顾氏现在正在生死关头,万一她拿这件事作文章……

    霍远略嫌烦躁地扯了一记领口,电话已经通了,传来的却是连彦东满带促诘的声音,“怎么,霍少一大早就要来跟我炫耀,你昨晚渡过了一个多么美好的夜晚吗?”

    看样子,连彦东早已洞析一切!

    想起在酒吧里和连彦东喝的那杯酒,霍远顿时恍然大悟:什么珍藏了十年的顶级xo,分明就是一杯加了重料的红酒而已!

    他懊恼地咒骂了一声,“你个混蛋!顾依晨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……”

    连彦东不明所以地反问了一句,“什么顾依晨?”

    瞬即却似想起什么,惊讶地追问,“昨晚在你房里的女人是她?”

    霍远嘴角抽了抽,“你干的好事!”

    没想到连彦东竟连连喊冤,“怎么是我?都怪乔峥岩!要不是他报错了房号,昨晚在你房间里的,应该是个金发碧眼的绝色~尤~物,白白浪费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连彦东!”霍远低吼了一声,都什么时候了,还惦记着那些不着边际的风花雪月!

    连彦东自觉理亏,念叨了一句,“对了,潇潇让你带她的狗去一下医院,好像生病了!”便匆匆挂断了。

    霍远收起手机,想到去医院才记起,刚才,他把钱包落在顾依晨的房间里了!

    修长有力的两腿随即掉转方向,大步折回1618房——

    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房门再一次被打开的时候,顾依晨愕然地看着门外一脸青霾的萧牧,以及阴沉诡笑的萧夫人,“牧,这下你总该相信妈妈了吧?依晨,再也不是我们以前认识的那个单纯的孩子了……”

    萧牧只目光如炬地盯着床。上的女人,眸光中闪烁着愤怒的火焰,受伤的嘶吼,“顾依晨,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为什么?!”

    顾依晨揪住身上的薄被,紧紧地裹着自己的身体,屈辱地咬着下唇,“出去!我不想看到你,出去!出去!”她已经如此狼狈了,为什么还不能留给她一点尊严?

    她失控的尖叫却换来一声冷笑,“是不想看到我们,还是不想我们看到你做的腌脏丑事?”

    萧夫人突然上前一把抽掉了她身上的被子!只见赤果纤长的雪白桐体之下,她的两腿间分明涎开了一朵暗红而刺眼的血色之花!

    萧牧修长的身躯陡地僵滞在当场,腥红的双眸几乎要泣血,狠狠地转身,咬碎了牙根,“顾依晨,你真让我恶心!”

    顾依晨已经完全呆掉了,难堪、羞辱、悲愤……种种感觉交杂在心中,让她紧紧地握住了双拳,浑身剧烈地颤抖起来——

    萧夫人满是算计得逞的得意笑脸凑到她眼前,重新将被子盖到她身上,“你听见了吗?牧,你真让他恶心!真遗憾啊,你做不成我们萧家的儿媳妇了……”

    顾依晨缓缓地抬起头来,满脸的泪水,凤眸通红,“伯母,昨把我迷晕又送到这里的人是你,对不对?”

    萧夫人心中一窒,干笑两声,“依晨,我知道美梦破碎的滋味不好受,可是,没有证据的话,就请你不要随便诋毁我,否则,我有权告你诽谤的,知道吗?”

    轻蔑地拍了拍她苍白的脸,萧夫人踩着高跟鞋高傲地离去时,脸上隐隐地浮起一记狰狞的笑意:顾依晨,你还有什么资格跟我斗?

    没有留意到,门外的角落里,暗淡的橘色廊灯下,投射下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。更不知道,那人将里面的对话一字不落地听了去……
记住手机版网m.tbxsww.comom
《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》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